金鑼指數
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
王先知:如何破局“豬周期”魔咒?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7年7月21日 點(diǎn)擊:38334

         摘要:
        要想破解豬周期,除了繼續鼓勵規?;B殖、啟動(dòng)國家儲備肉工程、完善養殖戶(hù)補貼、提供預警信號外,還應該整合規模以上生豬養殖、肉制品加工企業(yè)的大數據,使得信息的采集更廣、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先知:如何破局“豬周期”魔咒

超強豬周期終于結束了,養豬行業(yè)再次陷入低迷期已成定局。
        為什么這樣講呢?近期,筆者調研發(fā)現,從2015年3月以來(lái),養豬行業(yè)進(jìn)入的新一輪豬周期,生豬的收購價(jià)格重新進(jìn)入低迷期,這個(gè)時(shí)間有多長(cháng),目前尚無(wú)定論,有人說(shuō)得需要2年,也有人說(shuō)持續到年底就結束了。
        來(lái)自農業(yè)部的監測數據顯示,2017年6月5日-6月11日,全國規模以上生豬定點(diǎn)屠宰企業(yè)生豬平均收購價(jià)格為14.32元/公斤,較前一周下降0.49%,較去年同期下降31.25%。白條肉平均出廠(chǎng)價(jià)格為18.79元/公斤,較前一周下降0.58%,較去年同期下降29.63%。
        無(wú)獨有偶,還有數據顯示,今年5月底6月初,河南、江蘇等地小型養殖戶(hù)生豬出欄價(jià)跌破了6元/斤,部分地區大豬出欄價(jià)甚至到了5.5元/斤,這不但跌破了生豬養殖成本,還創(chuàng )下了近年來(lái)的新低。
        從上述數據可以了解到,最近幾個(gè)月,我國生豬及豬肉價(jià)格已經(jīng)在環(huán)比下降,和筆者的調研不謀而合,這意味著(zhù)生豬價(jià)格有繼續下降的趨勢,養豬人應該主動(dòng)調節自己的計劃,順勢出欄,趕緊出手,并且不要再擴大養殖規模,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。
        不過(guò),也有專(zhuān)家分析認為,生豬價(jià)格出現快速下滑,按照市場(chǎng)常理來(lái)推算,很多養殖戶(hù)會(huì )出現較大虧損,生豬市場(chǎng)供需關(guān)系與市場(chǎng)心理會(huì )出現較大波動(dòng)。但從當前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態(tài)勢來(lái)看,市場(chǎng)的各個(gè)方面均表現穩定,尤其是在豬肉消費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傳統的淡季,短期內大漲的可能性也不大。。
        對此,筆者感到很痛心,歷史驚人的相似,生豬的價(jià)格再次經(jīng)歷過(guò)山車(chē),當前全國得有多少養殖戶(hù)今年可能賺不了錢(qián),甚至還面臨虧損,一會(huì )是暴利,一會(huì )又是虧損,最終受傷的的還是中小養殖戶(hù),這樣的豬周期魔咒何時(shí)才能破局?中小養殖戶(hù)什么時(shí)候才能告別靠天吃飯的窘境?
        客觀(guān)的說(shuō),相比前些年,現在的生豬養殖集中度越來(lái)越高了,500頭以上規模的養殖場(chǎng)占據整個(gè)行業(yè)的40%左右,豬價(jià)的變動(dòng)相比以前也更復雜了,除了受到地域、天氣、環(huán)境、疾病、價(jià)格等因素影響,最近幾年還受到國際市場(chǎng)影響比較大,比如進(jìn)口豬肉也急速增長(cháng)。
        這兩年除了價(jià)格的波動(dòng)使得很多中小養殖戶(hù)退出市場(chǎng),環(huán)境的治理也使得很多小散生豬養殖戶(hù)退出市場(chǎng)。以廣東省為例,生豬產(chǎn)業(yè)是廣東省畜牧業(yè)的支柱產(chǎn)業(yè),豬肉產(chǎn)量占全省肉類(lèi)總產(chǎn)量的66%。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,珠江三角洲等地區環(huán)境保護問(wèn)題日益突出,已成為畜牧業(yè)發(fā)展的主要制約因素之一。
        據統計,截止到2016年8月份,廣東省全省各地級以上市已全部劃定了禁養區,關(guān)閉和搬遷養豬場(chǎng)約2.5萬(wàn)個(gè),涉及存欄量315萬(wàn)頭;珠江三角洲水網(wǎng)地區生豬出欄量比2010年減少了10.4%,占全省生豬出欄量的18.8%,比2010年下降了2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
        當然,這兩年肉價(jià)的不斷上漲,也引發(fā)了政府的相應調控措施。
        據筆者了解,去年,全國各地陸續開(kāi)始定點(diǎn)投放政府儲備凍豬肉,很顯然,儲備肉只能起到暫時(shí)性調控作用,并不能完全平衡豬周期。
        多位業(yè)內人士均表示,儲備肉的投放只能短期緩和當地豬肉價(jià)格上漲趨勢,不會(huì )對此輪“豬周期”帶來(lái)太大影響,同時(shí),無(wú)論是儲備肉還是補貼,僅能緩解豬價(jià)高漲的壓力,但并不能真正解決供需不平衡的關(guān)系。
        在這種背景下,農業(yè)部還發(fā)布了《全國生豬生產(chǎn)發(fā)展規劃(2016-2020年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規劃》),明確了“十三五”我國生豬生產(chǎn)發(fā)展的思路、布局,力求從長(cháng)遠上促進(jìn)生豬產(chǎn)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。
        據了解,這個(gè)規劃是“十三五”期間我國生豬生產(chǎn)發(fā)展的綱領(lǐng)性和指導性文件,明確了“十三五”我國生豬生產(chǎn)發(fā)展的思路、布局,對緩解豬周期和平衡市場(chǎng)意義重大。
據農業(yè)部畜牧業(yè)司司長(cháng)馬有祥介紹,《規劃》主要從生產(chǎn)和市場(chǎng)兩方面入手,堅持政府調節和市場(chǎng)調控相結合,實(shí)現供求關(guān)系的基本平衡。一是提升標準化規模養殖水平,二是促進(jìn)一二三產(chǎn)業(yè)融合發(fā)展,三是加強監測預警,四是推動(dòng)擴大生豬價(jià)格保險試點(diǎn),降低生豬養殖風(fēng)險,穩定養殖收益。以此,多舉措入手來(lái)解決豬周期的問(wèn)題。
        不過(guò),每隔幾年就發(fā)作一次的“豬周期”,顯然不是靠一個(gè)規劃就那么容易能破解的。據筆者梳理發(fā)現,自2003年以來(lái),中國生豬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歷了3個(gè)完整的豬周期,依次為2003-2006年、2006-2010年、2010-2015年。從波峰來(lái)看,分別出現在2004、2008、20011和2016年。
        分析可見(jiàn),豬肉的暴漲暴跌和超強豬周期出現的背后,正是我國生豬產(chǎn)業(yè)快速轉型升級過(guò)程中的陣痛,只有加快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,早日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穩定和成熟,才能真正走出豬周期的循環(huán)怪圈。
從市場(chǎng)規律來(lái)看,“豬周期”是一種經(jīng)濟現象,是指“價(jià)高傷民,價(jià)賤傷農”的周期性豬肉價(jià)格變化怪圈。“豬周期”的循環(huán)軌跡一般是:肉價(jià)上漲--母豬存欄量大增--生豬供應增加--肉價(jià)下跌--大量淘汰母豬--生豬供應減少--肉價(jià)上漲。
        當前生豬市場(chǎng)上尚未建立起行之有效的價(jià)格信號傳導機制,養殖戶(hù)特別是中小散戶(hù)對供給和價(jià)格變化不能提前應對,只能被動(dòng)承擔豬肉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帶來(lái)的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,而民間行業(yè)組織由于受限于組織實(shí)力、地域間信息溝通不暢等因素,無(wú)法充分起到及時(shí)發(fā)布預警信息、科學(xué)指導生豬生產(chǎn)的作用。
        外界不免要問(wèn),難道國內就沒(méi)有豬肉的價(jià)格指數嗎?據了解,我國現存的豬肉價(jià)格指數雖然具備一定的廣泛性和代表性,已經(jīng)成為政策制定和行業(yè)監測的重要依據,但是依然不能有效破解豬周期。
        在這種背景下,個(gè)別大型肉制品企業(yè)也開(kāi)始行動(dòng),以期破解豬周期。
        據悉,山東金鑼集團編制的金鑼價(jià)格指數編制工作自2012年8月啟動(dòng)以來(lái),在山東省、市物價(jià)局的大力指導和幫助下,金鑼集團立足自身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和技術(shù)優(yōu)勢,整合各類(lèi)資源,完成了“金鑼價(jià)格指數”的研發(fā)編制及發(fā)布工作,并于2014年12月正式納入了山東省價(jià)格指數管理體系。
        外界會(huì )問(wèn),一個(gè)企業(yè)編制的價(jià)格指數有什么作用?
        據筆者調研了解,金鑼的價(jià)格指數是以生豬養殖企業(yè)、加工企業(yè)正常的經(jīng)營(yíng)水平作為評估基準點(diǎn),指數的上揚與下行,代表著(zhù)養殖、加工企業(yè)的盈虧變化趨勢。金鑼集團依據價(jià)格指數的高低,及時(shí)指導企業(yè)調整收購價(jià)格、收購量,優(yōu)化生產(chǎn)結構,制定價(jià)格策略,優(yōu)化市場(chǎng)布局。
        通過(guò)分析全年指數的變動(dòng)節點(diǎn)及變化周期,及時(shí)預測、發(fā)布行業(yè)發(fā)展趨勢,并向養殖企業(yè)、加工企業(yè)、消費者發(fā)布相關(guān)信息,引導合理養殖、按需加工生產(chǎn)、理性消費,促進(jìn)供需平衡,有助于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選擇恰當的政策出臺時(shí)機和科學(xué)合理的宏觀(guān)政策,有效克服市場(chǎng)失靈。
        在筆者看來(lái),編制金鑼價(jià)格指數,對于生豬養殖戶(hù)、加工企業(yè)、行業(yè)市場(chǎng)都有重要意義。首先,有利于解決生豬、豬肉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信息不對稱(chēng)問(wèn)題;其次,能夠為政府和企業(yè)決策提供有效數據支持;第三,有利于提高企業(yè)自身的競爭力,通過(guò)編制金鑼價(jià)格指數,有利于金鑼樹(shù)立行業(yè)價(jià)格風(fēng)向標。
        一枝獨秀不是春。今年3月24日,農業(yè)部信息中心與大連商品交易所也簽署“大宗農產(chǎn)品市場(chǎng)信息共同行動(dòng)計劃”,并發(fā)布合作框架下第一個(gè)重大成果——“瘦肉型白條豬肉價(jià)格指數”。
據說(shuō),這是國內第一個(gè)帶有質(zhì)量標的的生豬價(jià)格指數,也是國內首個(gè)在政府對外服務(wù)網(wǎng)站組織發(fā)布的、面向商業(yè)化應用的豬肉價(jià)格指數。
當然,豬周期的產(chǎn)生有多個(gè)深層次問(wèn)題亟待解決。筆者認為,要想破解豬周期,除了繼續鼓勵規?;B殖、啟動(dòng)國家儲備肉工程、完善養殖戶(hù)補貼、提供預警信號外,還應該整合規模以上生豬養殖、肉制品加工企業(yè)的大數據,使得信息的采集更廣、更多,這樣的預警體系才會(huì )更加科學(xué),然后得出一些規律性的東西,來(lái)指導養殖戶(hù)更好的規劃未來(lái)。
        總之一句話(huà),破解豬周期,不是一個(gè)部門(mén)、一個(gè)企業(yè)就能完成的事情,它是一個(gè)系統工程,需要各利益相關(guān)方一起推動(dòng)建立科學(xué)的預警體系,解決信息不對稱(chēng)的問(wèn)題,這樣才能更大限度的減少豬周期對于各方的損害。

        轉自(文/新浪財經(jīng)意見(jiàn)領(lǐng)袖專(zhuān)欄作家 王先知)

 

關(guān)注金鑼  |  電子采購平臺
© 2014.jinluo.cn版權所有   臨沂新程金鑼肉制品集團有限公司   Mailto:jinluo@jinluo.com.cn   魯ICP備16006422號   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130202372409號